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星辰之主-第六百八十三章 合命軌(中)展示

星辰之主
小說推薦星辰之主星辰之主
罗南关注爷爷、关注日轮绝狱,都耗散了不少心神,再加上不间断的思索,以至于武皇陛下的声音,都变得模糊起来:
“……‘对象’与你有直接的联系。”
“啊?哦,我又没否认这一点。”罗南把雾气迷宫的勘测数据交给武皇陛下的时候,就已经是坦白了。
再说,在世人想象中,这不但是既定的事实,就连里面长什么样子,大概都给安排得差不多了。
武皇陛下的看法,似乎更切中实际:“那是一个危险的辐射源……”
“太阳也是。”罗南信口回应。
不管目的如何,武皇陛下来这么一出,透露出的信息,很多是极管用的。有些甚至可以直接用在对“日轮绝狱”的研究中。
他相信,只要能够勘破日轮绝狱的核心秘密,目前地球本地时空所发生的一切,都会有一个比较理想的解释。
罗南用这个给自己鼓劲儿,暂时忽略掉他与日轮绝狱之间,短时间内几不可逾越的量级差距。
武皇陛下则在关注另一个层面:“关于那个‘对象’……你的答案,有时也要批判着看。比如,你的一个观点,我就是不赞同的。”
“嗯?”
“你上课的时候,提到过‘高能环境’。”
“是提过。”
何止是提过,事实上现在二人脚下这艘杂货轮,罗南专门打造的“具有高能环境的实验场”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那些畸变碎片才可能充分激活,拼接成那些活蹦乱跳的“缝合怪”。
“你是参照天渊灵网覆盖下的时空环境吗?”
“并没有,我哪知道天渊灵网覆盖下啥样?”
罗南最多见过“璇晶阵列”覆盖下的孽毒环境,但可参考性也不大。他这个高能环境,其实就是磁光云母培育“缝合怪”的“母体环境”。
“怪不得。”武皇陛下眉眼弯弯,笑意盈然,“看来你对‘高能环境’存在很严重的误解啊。”
“啥意思?”
武皇陛下抬起头,视线又一次投向夜空,似乎做了次深呼吸,白晳颈部的线条,变得更加清晰生动,以至于罗南都看出“沉醉感”……哦,是武皇陛下的沉醉感。
“你没有在天渊灵网下生活的经验,所以对‘高能环境’未免太想当然。
“在我看来,现在的地球本地时空,已经是非常理想的‘高能环境’了……只有渊区极域,没有天渊灵网,一片混沌,又有无限可能,我们一直都更喜欢这样的环境。这也是能力者特别是精神侧能力者的能够野蛮生长的原因。”
“你们?”
武皇陛下没有理会这种细枝末节:“你的形容很不错,这样的环境,大概率正是无数碎片后的那颗‘太阳’在作用。能够辐射出这样的环境,它已经堪称伟大……你有没有什么猜测?”
“陛下您呢?”罗南反问武皇。
“确实有些想法,毕竟我对中央星区的了解,比你多一些。但看那个破碎时空的状况,明确是怎样的‘对象’,意义似乎并不大,确定采取怎样的应对之策,才更为现实……你说呢?”
武皇陛下的视线重新落在罗南脸上。
后者只是抽动嘴角:“见鬼的神秘主义。”
武皇陛下又笑了起来,手中书卷在罗南肩上轻拍:“不要生气,我的猜测也不一定正确。另外,如果那个‘对象’确实有‘意愿’与你爷爷坦承交流,祂应该留下更明确的信息。也许,就在你爷爷浑沌的精神世界中……你大可继续研究。”
罗南抿唇不语。
武皇陛下的肢体动作,要比以前见面时更亲呢,可两人的心理距离,事实上是在不断放大的……或者像受力的弹簧,伸缩不定。
时间浮梦
“但无论如何,不能再轻易折腾了。”
武皇陛下表现出明确的态度:“你要重新考虑接下来怎么做,才能减少对‘披风’最脆弱节点的冲击;又或者寻找到一个替代方案,帮助你爷爷与‘披风’切断联系。
“这可能会让你束手束脚,也可能会让罗远道先生承担不可测的后果,是个两难局面。我也考虑过不提醒你,但那样,结果可能会更糟糕。”
“披风断线,殖民舰队?”
武皇陛下摇头:“现实点儿吧——我是在想,你以后知道真相了,难道不会找我寻仇吗?到那时候,好多人会很难做。”
“呃……”
罗南不确定武皇的意思,却是想到,他其实应该道谢的。不说今天下午对深蓝世界的冲击,下个月,他计划中可还有大动作。万一因此导致爷爷这边出问题……
武皇陛下看出了他部分心思:“你不会因为这个缩手缩脚吧?”
罗南又一次反问:“陛下觉得该怎么做?不对,应该说……陛下希望我怎么做?”
两人视线相对,武皇陛下了然:“你在问我,想达成什么目标?”
罗南赧然而笑,这就是故意的操作了。
不是他对武皇有成见。可为了罗远道先生风中烛火似的性命,专门过来提醒,就算加上罗南的友谊吧,怎么看都不是这位会着重考虑的问题——特别是有了“天外来客”的背景之后。
还是多用理性考虑一下,会更长远。
武皇陛下不以为忤:“目的我说过了,我喜欢这样的环境。我们这一族,对当下天渊灵网的运作很看不过眼,长年游荡在天渊灵网的范围之外。如果诸神披风架设,就必须踏上另一个旅程,然而我并没有准备好。”
“是吗?”
罗南将信将疑。对武皇陛下似乎有道理但又过于轻描淡写的表述不太满意。很快,他自然而然想起另一个关键问题:
“李维又如何?”
那个家伙,在地球本地时空,要比武皇陛下更具主导力量,他对这桩事又是怎样的考虑?
“他知道爷爷的事儿吗?他是怎样的考虑?你说他是迷途之人,想来是要回去的,为什么不直接打破?”
不但没打破,感觉比罗南都要更小心翼翼。
“大概率是知道的;就算以前不知道,去年极域光事件之后……甚至在你崭露头角时,应该也知道了。”
武皇陛下依旧轻描淡写:“至于没打破,大概是因为,他可能更需要对‘窗口’做出评估吧。”
“他不是从‘窗口’过来的?”
“窗口不是门户,只是时机而已。”武皇陛下纠正罗南的错误认识,“而且,此‘窗口’非彼‘窗口’。一人一时空,每个人都一个合适的对外‘窗口’期。
“大概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什么打开窗户,才是最合适的演化区间、最合适的时间节点,最合适的存在状态,包括可能遇到的最合适的‘隔壁’。”
武皇陛下故意说得七拐八绕,但罗南还是大致听明白了:“你是说,他要有足够的时间,消化深蓝世界?”
毕竟大概率为“古神之躯”,是能够让任何人疯狂的高端资源。
“也许这是一条吧,但可能还有更复杂的原因。无论如何,在这一点上,他都足以当你的老师……但最终,他还是要破壁而出的,这会让很多事情变得简单。”
“简单到不战而胜?”
罗南的思路越来越清晰,以至把握到了一条非常关键的思路:“天渊灵网、诸神披风……我这种禁忌精神侧,应该很难通过当下中央星区的判定吧?”
靠,怪不得李维那厮宁愿去当缩头乌龟!
话又说回来,如果那边把罗南近一年来突飞猛进的节奏也考虑进去的话,就应该知道,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,“缩头乌龟”也不是想当就当的。
这岂不是说,那个关键的“窗口”节点,大概率已经非常接近了?
武皇陛下微笑看他:“会不会多一点紧迫感?”
罗南呼出口气,坦率回答:“有一点儿,陛下有什么好的建议吗?”
“我并没有成功对抗天渊灵网的经验。”
“……不用那么远,对抗李维也是可以的。比如,联手?”
“现在不是吗?”
罗南就笑,一秒钟后,他突兀发问:“白心妍是怎么回事儿?”
“算是一点儿考验?”武皇陛下眼都不眨,直接回应,末了才问,“为什么会怀疑这个?”
罗南都要比武皇更头痛一点,他长长叹气:“只是对陛下您的人格魅力有信心——既然她曾经跟随过您,没道理那么容易脱钩的。”
而且,白心妍不像是那种不顾后果的人,虽然她确实很有胆量。
相比之下,倒是罗南说出口之后就有些懊悔,有些事情真的没必要挑明白,也许可以再冷眼观察一阵子?
两人之间的关系弹簧正在加速变形。
最后,还是是罗南脱离了这个话题:“陛下,你选择这时候说出来,也是因为进入了窗口期?”
“嗯,看到莹莹发给我的那些基础课程,我就知道时机到了。另外多问一句,那应该是你父亲的手笔吧?”
“是的。”
“真不错,也许我应该提前投资他一份儿,可惜错过了……希望在你身上也不迟。”
“……”
“好了,不要提这些不开心事。你说的‘建议’什么的,就不提了,你的惯性没那么容易纠正。”
“惯性?”
“那我说错了,是习惯。”
“……您可以更直白些。”
武皇陛下伸手,撩开被江面夜风吹乱的鬓发:“我只是说,你的思维模式是坚定的、一惯的。你其实应该明白,你的思维以及作为基础的感知结构,是从你爷爷开始,到你父亲、母亲,然后才是你……三代人一起作用的结果。
“可能有些冒犯,但在我眼里,你还不是你自己,只是背负着魂灵或意志存在的容器——或许这才是你的本质。
“这样的前提下,我要怎么去改变你呢?为什么要去改变呢?按照这个模式继续下去就好了,暂时来说也没什么不好,这也是我投资的重要原因。
“以你……你们的思路,说不定已经有答案了,何必问我?”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