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玄幻小說 日月風華 愛下-第一一八二章 惡毒展示

日月風華
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
军阵之中,以兵部尚书窦蚡为首的朝中重臣都是盯着城头。
数日之前的耻辱,在场的官员们几乎都是亲身领受,虽然有不少官员被打伤,今日却还是带伤前来。
堂堂帝国朝臣,被一群太监在城门下殴打,这样的耻辱,没有人能忍受。
今次国相调兵围城,一旦破城,那帮太监一个也跑不了,群臣便可一血耻辱。
昨夜武-卫军围住皇城之后,国相就派人到了诸臣的府邸,告知今日要再次向圣人请朝。
不过大军围城,还是让群臣吃了一惊,但吃惊之余,却也有不少人心头振奋。
大家心里都清楚,国相召集众臣今日前来,只不过是让那面大旗更有力量,至少以此向所有人表明,并不是他夏侯元稹一个人要围攻皇城,而是朝中一起要入宫护驾。
数十名朝中的大臣在场,也就让围攻皇城的兵马披上了一层正义的外衣。
众人心里更加清楚,前来参与此事,就是一场豪赌。
一旦国相获胜,今日到场的官员,肯定是收获满满。
环顾四周上万精兵,再看看城头稀疏的禁军,窦蚡等人心中倒是信心十足,如此情势下,破城只是时间问题,之要杀入宫中,找到圣人,大家便都是护驾功臣,接下来更是可以对宫中的太监们进行一番大清洗,不但可以报禁门之变的仇恨,而且也可以打破圣人登基以来太监愈发强势的局面。
国相几句话说完,城头依旧是一片死寂,很快,澹台悬夜终于出现在上面,居高临下俯瞰着城下的兵马和群臣。
神级医生 素陌陈
国相也是抬头望着城头极其显眼的澹台悬夜,目光如刀。
“夏侯元稹!”澹台悬夜缓缓抬起右手手臂,准确地指向国相,声音从容而淡定:“跪下请罪吧!”
城下上万人都是齐齐看向皇城之上的澹台悬夜。
夏侯元稹?
幻雨 小說
这天下间,似乎还没有人敢当着国相的面直呼其名。
澹台悬夜虽然是禁军统领,但按照品级,也不过是正三品武将,而国相乃是大唐首辅,一品大臣,澹台悬夜直呼国相名讳,就已经是以下犯上了。
如果说国相方才那几句话已经给澹台悬夜定了罪,澹台悬夜在这种情势下直呼其名,更是让所有人明白,双方之间确实充满了敌意,至少澹台悬夜并没有任何向国相示弱甚至妥协的意思。
“圣人是大唐的天子。”澹台悬夜平静道:“大唐却不是夏侯家的大唐。你敢背叛圣人,难道不怕夏侯家断子绝孙?”
这句话虽然语气淡定,可是隐含在其中的杀意和诅咒却是让许多人悚然变色。
如此恶毒的语言,便是国相也是微微变色。
城头上下,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。
“本相一直想不明白,仅凭宫里的那群太监,为何敢作乱?”国相冷漠的说道:“本相一直怀疑,就是因为有你也参与其中,现在看来,果真是如此。澹台悬夜,你的父亲澹台千军曾是我大唐的悍将,为国捐躯,想不到他一世英雄,竟然生出你这样的逆种。你虽然没有兄弟姐妹,甚至没有妻子儿女,但澹台家族却不只是你一个人,因你一人,连累整个澹台家族就此断绝,你死之后,有何面目去见澹台千军!”
众人听在耳中,心想这两位大人物一开口就没有客气,竟然都是想将对方的家族斩尽杀绝。
不过话说回来,国相的震慑力肯定比澹台悬夜要强得多。
这并非只是双方兵力之间的差距,而是双方家族的地位。
澹台悬夜虽然口口声声说大唐并非夏侯家的大唐,但是个人都知道,大唐早就不是李家的天下,虽然依旧举着“唐”字旗,但皇帝出身于夏侯家是不可改变的事实,国相夏侯元稹领着夏侯家权倾朝野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圣人又怎可能真的让夏侯家断子绝孙?
澹台悬夜并没有因为国相的言辞而有丝毫情绪上的变化,平静道:“数日之前,你纠集党羽逼宫,却未能得逞。今次又调动京城内外兵马围困皇城,其心可诛,其行可灭。”声音陡然一寒,高声道:“三岁孩童都能知道,夏侯元稹领兵叛乱,你们受其蒙蔽,竟敢兵临城下,就当真不怕满门抄斩吗?”
这声音发出,空中隐隐响起“嗡嗡”之声,布满上万之众的城下,那声音竟然是远远传开。
“澹台悬夜,你若无叛乱,就将圣人请出来。”唐长庚厉声道:“国相和我等确知宫中有变,勤王护驾,何错之有?”
澹台悬夜笑道:“宫中有变?唐长庚,你从何而知宫中有变?又从何而知圣人需要你们勤王护驾?圣人一切安好,最近不过是在钻研国书,虽未临朝,但送入宫中的折子可有积压?”长叹一声,淡淡道:“夏侯元稹身居国相之位,权倾朝野,野心勃勃,今日之行,不过是谋反篡位之举而已,又何必举起勤王护驾的旗号?本将深受皇恩,受命驻守皇城,叛军兵临城下,本将便是战死在此,也不会让叛军踏入皇城一步。”
“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圣人无恙,那就将圣人请出来。”窦蚡也是扯着嗓子大叫道:“圣人如果出面,满朝文武才会相信宫中一切太平。”
澹台悬夜笑道:“自古只有圣人传召臣子的道理,又何来臣子传召圣人的道理?窦蚡,仅此行径,你便是谋反无疑。”
“澹台悬夜,你是不敢请圣人出来,又何必编造理由。”国相也是淡淡道:“这一切的发生,无非是圣人无法临朝,群臣对圣人的安危不得而知,这才调兵护驾,若是圣人一切安好,又怎会出现今日局面?”
澹台悬夜笑道:“夏侯元稹,如果你不是自恃夏侯家的家主,与圣人有血脉之亲,安敢有今日之举动?如果你不是权倾朝野的国相,又怎能调动京城内外的精兵?无论你心里是否有谋反之意,可自我大唐开国以来,何曾有朝中臣子可以聚集朝中百官兵临城下?聚集群臣、调动重兵,仅此两项,即使无叛乱之心,已有叛乱之能,我大唐岂能容你这等权奸存在?”单手背负身后,道:“你若当真是大唐的忠臣,可敢孤身入城,跟随本将去面见圣人?”
国相眼角微跳,但立刻放声大笑道:“澹台悬夜,事到如今,你还使出如此幼稚的把戏,岂不可笑?你已然叛乱,本相又岂会中你奸计?”抬头看了看天色,终是道:“看在你父亲为国尽忠的份上,本相给你最后一些时间,正午之前,你好好想一想。若是出城认罪,本相不会牵累整个澹台家族,否则澹台家族必将因你而断子绝孙。”
唐长庚心知国相是在等候神策军的辎重队赶到,皇城厚重高大,此刻攻城,面对铜墙铁壁,攻破的难度极大,而且强行攻城,一定会损失惨重,只有等到攻城武器抵达,三万三军自三面攻城,皇城自然是坚持不了多久。
孰知澹台悬夜也是淡淡道:“本将也给你最后的机会,若是现在撤兵请罪,圣人或许还能从轻发落,否则……!”冷哼一声,眸中杀意凛然。
神策军大营,左玄机已经将坛中最后一滴酒饮尽。
“天亮了!”左玄机轻叹道:“大先生,你能让我吃饱肚皮再上路,鄙人很是感激。只是……临死之前,能否让我做个明白鬼?虽然不是饿死鬼,我也不想在阴曹地府做个糊涂鬼。”
“你想知道是谁想杀你?”
左玄机笑道:“其实我更想知道,这京城之内,又有谁能够驱使剑谷的大先生为他杀人?当年剑神身死宫内,令人唏嘘,他一手创下的剑谷却成为了圣人的心腹之患。多少年来,圣人一直想将剑谷夷为平地,但剑谷六大弟子都是独当一面的高手,而且远在关外,圣人君临天下,脚下亿万黎民,却偏偏奈何不了剑谷。”1
“看来当年的事情,你也知道的不少。”
“却也不是太多。”左玄机淡淡一笑:“能够驱使大先生的那位,看来果真是了不得的高人。”若有所思道:“我忽然想到了半年前在江南发生的叛乱。”
沈无愁眼角微跳,似乎有些意外,道:“哦?你明白什么?”
“苏州王母会叛乱,从一开始就是死局。”左玄机叹道:“那是一群乌合之众,虽然声势浩大,可是朝廷要平定苏州王母会之乱,并非难事。”凝视沈无愁眼睛道:“据我所知,江南王母会已经在江南发展了十几年,暗中积蓄了不少力量,对王母会来说,花了十几年时间积攒起来的力量,就该用到刀刃上,绝不可以轻举妄动,时机未到,贸然起兵,只能是自取灭亡。”
沈无愁唇角泛起一丝笑意,道:“不愧是领兵的大将军。”
“大唐北有图荪人,南边有靖南王慕容天都,东边是野心勃勃的渤海,甚至还有蠢蠢欲动的辽东军,此外西边也已经有李陀自立为帝。”左玄机道:“放眼大唐,几乎可以说是强敌环伺,随时都会有饿狼扑上来。如果我是王母会的首领,只会等待外敌侵入之际,趁朝廷无力内顾,那时候再突然起兵,里应外合,将大唐搅个天翻地覆,借此扩张势力。”
沈无愁道:“所以你觉得苏州王母会叛乱是一个错误?”
“他们的准备并不充足。”左玄机缓缓道:“虽然算不上仓促起兵,但却绝对不是起兵的好时机。”叹道:“所以我一直以为,那只是王母会的首领们愚蠢透顶而已。不过我现在突然明白,苏州王母会叛乱,只怕是精心部署谋划,目的并非真的为了造反,而是为了神策军……!”盯着沈无愁眼睛道:“苏州之乱,是想将神策军引到江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