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回到2002當醫生 起點-1461 他認真了!讀書

回到2002當醫生
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
没什么特殊的,甚至在小护士离开后周从文还在百忙之中看了一眼药瓶,生怕自己看错。
跟着去了抢救室,两名家属千恩万谢,看那样子就差给小护士跪下,顶礼膜拜。
不过他们没有这么做,匆忙的感谢后两人用足力气按住患者胳膊,小护士开始扎针。
她动作显然不是特别熟练的那种,而且还有些紧张,以至于扎针推药的基本操作都有些变形。
从周从文的角度来看,并排能走两针的血管小护士第一次扎偏了竟然。
这水平,在进修护士里也算是比较差的,还是太年轻。
小护士试了第二次才成,回抽有血,随后把安定推进去。
水平一般,操作只能说是中规中矩,再多的周从文都不好说什么。
不过见证奇迹的时刻还是到了!
周从文眼睁睁看着一支安定推进去,不到2分钟,患者的抽搐就已经缓解。
和之前用安定的效果相比,感觉上一针就是假药。
这简直就魔术。
急诊科医生王强见患者“转危为安”,长出了一口气,马上和患者家属沟通要做CT、核磁等检查项目。
患者家属表示拒绝,但急诊科医生王强却不放弃,一直拉着患者家属絮叨。
“从文,看出问题了么?”沈浪问道。
“没有。”周从文摇了摇头,实话实说。
滚开,我要先萌一会儿!
他随即转身,慢悠悠的走向防火通道。
这是周从文重生以来遇到最为诡异的一个患者。
同样的药,批号…周从文摇了摇头。小护士很随意的从抽屉里取出一支安定,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批号是什么,和之前推的那支安定的批号估计没什么不同。
一般来讲科室的备用药护士长都要定期查看,要过期之前先用掉。而且这里是急诊科,急诊用药跟流水一样,很难有药品堆在角落里落灰。
可问题出在哪呢?
沈浪刚要和周从文说点什么,但看见周从文的腰慢慢的佝偻下去,双手背在身后,
脚似乎不离地面,
仿佛脚上穿的不是皮鞋而是趿拉着手术室的拖鞋。
一瞬间,仿周从文从年轻到年老,就像是黄老上身了一般。
“喂,从文当真了!”沈浪兴奋的和王雪腾说道。
王雪腾看见周从文背手弓腰走向防火通道的模样,本来就很无语。但再怎么物语,都不如沈浪的那句话。
作为一名年轻、漂亮的女人,王雪腾见过无数的舔狗或是咸猪手。
躲避开那些觊觎舰的目光,也是王雪腾人生的一部分必修课。
可是沈浪刚刚明明是在跟自己说话,但王雪腾却有一种怪异的感觉。
沈浪只是在自言自语,无论他身边是谁,只要是认识的人,沈浪都会这么说。
他在乎的只有周从文变身,而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这个大美女。
永遠
这货竟然完全没看见自己!王雪腾心里冒出来了一个很难接受的念头。
周从文走进防火通道,摸出白灵芝的烟盒,甩手一根烟飞出来,直接落在唇边。
他的动作熟练到了极点,随后一团火从手指缝里冒出来,王雪腾根本没看见周从文是什么时候摸出来的火机。
就这速度!王雪腾心生赞美,不愧是世界第一的术者。
周从文皱着眉,凝神琢磨着刚刚看见的一幕又一幕。需要特定的人推药…那这个人都做了什么?
除了她有自己的操作习惯,先抽了液体稀释安定注射液以外,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。
周从文用很短的时间把事情捋了三遍,还是没发现问题。
“沈浪。”
“诶,你想明白了从文?”沈浪一直在等周从文叫自己。
“你去看看前后打的两只安定,是不是一个批号。”周从文无奈的交代沈浪去看看药物的批号。
很快,沈浪跑回来,告诉周从文一个不好的消息——两支安定注射液的批号是一样的。
唯一的一个思路没了,周从文也没别的办法。
一根白灵芝只抽了一口,就随着时间的推移化作缕缕青烟。
周从文像是雕塑一样坐在台阶上,对面前的沈浪和王雪腾视若无睹。
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直到分钟后烟头上的火烧到周从文的手指,他才醒过来。
“从文,你怎么想的?”沈浪问道。
“没怎么想,患者去做检查了么?”周从文问道。
“做了。”沈浪笑道,“本来患者家属是不肯做的,但强哥拉着那个小护士去讲道理,患者家属还是捏着鼻子认了。”
“要不是在医院,我觉得是骗人呢。”周从文摇了摇头说道。
“哈,你看你是不是也承认了。”沈浪一拍大腿说道。
廢材逆天:傾城小毒妃
傲娇boss来pk
“没。“周从文摇头,“肯定有问题,小护士抽的液体是10%的葡萄糖,但就10m,没什么用。“
“你怀疑什么?”
“低血糖也有可能出现抽搐、痉挛。”周从文道,“只是比较罕见。再说,这么点的糖没用。”
说着,周从文猛然顿住。
“等结果么?”
“不对!”周从文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沈浪,你去让急诊科王医生给患者加一个上腹部CT。“
“等等,患者家属应该已经交过费用了,再去一次的话可能会有问题。走!“
我的学妹不可能这么可爱!
“去哪?“
“CT室。”周从文道,“我去看一眼,然后还有手术呢。“
“你准备看什么?”沈浪好奇的问道。
周从文没说话,而是直腰大步走出防火通道,急匆匆赶去CT室。
赶到CT室, 患者还没做检查,周从文松了口气。
只是周从文对医大二院的各位小医生不熟悉,就拉着沈浪让他去说。
排队到患者的时候,他已经神清语明,一边唠叨着一边走进去做检查。
隐约能听到患者唠叨着白花钱什么的话,周从文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。
刚刚周从文已经有了猜测,做检查的时候“顺便”扫一眼,就能大约明白事实真相。
患者做完头部CT后,CT室的医生往下扫描。
“周教授,您怀疑什么?”CT室的医生问道。
“看一眼,没什么怀疑的。”周从文含含糊糊的说着。
但话是这么说,很快一个异常的影像出现在视野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