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蘇家福女要上天-第十八章 嘖,女生外嚮,這還沒長大呢(2)讀書

蘇家福女要上天
小說推薦蘇家福女要上天苏家福女要上天
“呦,你没事啦!”苏三宝正帮着阿奶和大伯娘拿碗筷,一转身就看见了站在自家小妹身侧的男孩,自来熟道。
小乔木 小说
“小伙子,赶紧坐下吃饭吧。”一旁的苏承山搭腔道。自男孩和年年一进门,苏承山便注意到了,想着他小小年纪就深受重伤的样子,也格外的多了一分怜爱。
“谢谢爷爷!”男孩客气道,说着便坐在了苏年年的身侧。
……
“呀,今日的早食居然有奶茶!”坐上桌的苏三宝惊喜道。
超龙珠AF
“今日我和大嫂第一次煮,便多做了些。”姚氏给大家边分着奶茶边说道。
“来,小伙子,快尝尝,我们家年年发明的。”姚氏说着,还舀了一大勺芋泥进去,递给了墨白。“年年说了,这奶茶如果搭上芋艿更美味。”
“伯母,不用这么客气的。我来就好。”墨白应着,赶紧起身接过奶茶客气道。
重生之毒後無雙 小時
“就是,阿娘,咱们不用跟他客气。”苏年年笑道,说着还转头看了看男孩,狡黠的问道,“对吧,墨白哥哥?”
“对!”墨白看着苏年年宠溺道。
“墨白哥哥?”苏大宝听着自家妹妹对男子的称呼,酸了一下,反问道。
“嗯。”苏年年心大的丝毫没有发现自家大哥的反常,随口应道:“他说他叫墨白,另一个叫……”苏年年嘴里吃着东西,转头问道,“对了,你兄弟叫啥?”
“他叫冥夜。”墨白老实道,说着拿起面前的奶茶喝了一口。
“怎么没放珍珠?”墨白随口道。
“你知道要加珍珠!”苏年年惊讶道。这个时代不可能有珍珠的,难不成墨白是同道中人?苏年年咬着筷子思索着,眼睛不自觉的瞟着墨白。
“干嘛?”看着苏年年古怪的小表情,墨白低声问道。
“没事。就是突然觉得这个奶茶的确单调了一些,如果再加点仙草就更完美了。”苏年年小心的试探道。
“嗯。还可以配点红豆、椰果。”墨白舀了一勺芋泥,点头道。闻此,苏年年压抑住内心的欢喜,勾了勾唇。
“阿爷,后山的那块地有归属吗?”苏年年突然想到什么,张口问道。
“没有吧。那里那么偏,还挨着悬崖,早些年有人进去还出了事。”苏承山想了想,实话道。“怎么了?”
“阿爷,昨日卖药的钱咱们拿出一些,把这荒山买了吧。”苏年年认真道。
苏家众人闻此,均是一愣。
“年年,你买它做什么?若果是为了连翘的话,直接进去采不就好,花那钱做什么?”苏承山望着孙女好奇道。
“阿爷,您不懂。”苏年年神秘道,“我昨夜不是失眠了吗,就起来把师父给的医书翻了翻。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书里面画的好多珍贵药材,我都在后山上见过。”苏年年边说边眨了眨圆圆的杏眼。
“我此前已经跟师父沟通了,他承诺如果咱们有其他的药材,他回春楼也收。如果这后山真如您说的这般,估摸价钱也不会太高,就是手续上可能麻烦些。如果咱们挖出一些,肯定也能卖上不少钱。而且很多药材都是挖了还会继续生长的,咱们这是稳赚不亏的呀。您总不想到时候这个营生被别人先拿了去吧?”苏年年狡黠道。
苏承山听着,觉得也有些道理。“这样吧,年年,待你阿爹晚上回来时,咱们再商量看看。毕竟就算真的要买,也需要你爹爹去跟里正沟通一番。”
闻此,苏年年点了点头。而这时,一旁安静吃着早食的墨白,在听到苏年年和家人沟通的话语后,默默的看了看她,心中好像有无数的问题涌出,却无从开口。
她变了,变得聪慧果敢;但她也没变,说到医药的时候眼中依旧闪着光。
早食过后,苏年年让墨白把吃食端给屋内的尹冥夜,自己跟着几个哥哥又跑了出去。
“大哥、二哥,你们明日就回镇上了吗?”苏年年在后山捡了根小树枝,一边划拉着周深的野草,一边问道。
“是啊!明日就开课了。”苏大宝摸着自家妹妹的头,温柔道。“来年大哥就要参加府试了,可能在学业上会比较繁重。你在家要乖乖听话,好不好。下次休沐回来,大哥给你带你爱吃的鲜汁肉饼。”
“就是。小丫头,你要乖一点。女孩子家家的,不要总跟着三宝、四宝他们到处乱窜,小心阿爷打你屁股。”苏二宝趁机接茬道。
“二哥!”一听这话,苏三宝不干了,反驳着,“我们什么时候带着小五到处乱跑啦,再说了,哪次有雷不是我跟老四顶着。你见阿爷说过小五一个不字吗?”苏三宝说着说着,还委屈上了。
“得了,装个什么劲啊。”苏四宝见着自己的同胞哥哥这个样子,简直无语了。
“嘁,说你两句不成啊。这是给你提个醒。”苏二宝淡然道,显然对于三弟的这个反应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“对了,小五,你离那个什么墨白远一点,他那狐狸样子,你当心被卖了还在帮着数钱。”苏二宝提醒着。对于这个事,他本不想多嘴的,但又实在担心这个娇嫩的小白兔被骗,到时候哭嘤嘤的来找他们,多可怜啊。
“二哥,你别乱说。墨白哥哥才不是狐狸呢,他那么可怜。你见过狐狸那么惨兮兮的吗?笨。”苏年年立马反驳道。再说了,要是狐狸也得她是啊,墨白嘛,充其量就是个小奶狗,苏年年暗自想道。
铁壁NO.37
苏二宝看着自家妹妹对墨白维护的样子,只得无奈的扯了扯嘴角。
几人愉快的聊着,殊不知刚才的一番对话,早就被赶来的墨白听了个正着。“可怜吗?”墨白喃喃自语道。说着,他像是想通了什么,扯出一抹邪魅的笑容。“原来如此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