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都市异能 《驚棠》-第15章 喜歡就好推薦

驚棠
小說推薦驚棠惊棠
禺山山顶碎石散落,灰尘遍地,狼藉之中空无一物,玉炎一眼看出不妥。
八百年前玉炎来禺山时,山顶有个强大结界,阻挡任何生灵靠近,小道消息称,结界里被保护的是万山丘陵的天灵公主。
“结界消失了……”玉炎的红羽扇挡在鼻前,狐狸眼眯起,若有所思,“这里……多了个障眼法?”
他正要施展法术看看障眼法下隐藏的东西,余光瞥见黑影袭来,不由集中注意力,侧身抬起红羽扇,挡了下黑影刺来的长剑,后退跃上附近光秃的枝丫。
来者是个身穿黑袍的男人,并且是上次掳走苏惊棠的那个!
“谁让你过来的?你知道了什么?你想把一切都告诉他们?”黑袍人身上戾气深重,问题如连珠炮弹砸向玉炎。他声音清润,听起来年纪不大,却嗓音却刻意压低,想要显得老成。
“你是谁?你认识苏惊棠?她和结界里保护的人有什么关系?”玉炎反客为主,红羽扇放置身前,居高临下看着他,眼中闪着精光。
黑袍人周身杀意暴涨,暴露在帽檐外的薄唇紧抿,他提起长剑,行动如风,劈砍玉炎。
看得出来他真的想杀了玉炎,但不知为何,他不用丝毫法力,像凡人一般动武,企图用剑术制服他。
玉炎轻笑一声,眼睛眯起,红羽扇扇动,羽箭飞出刺向黑袍人。黑袍人正要迎上去,忽然动作一顿,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,倏地看向一个方向,随即不甘心地看了玉炎一眼,转身飞远。玉炎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目光微沉——那边是万山丘陵的地界。
狼与笼中鸟
黑袍人掳走苏惊棠、黑袍人出现在禺山山顶、黑袍人去往万山丘陵……结合起来看,苏惊棠和天灵公主脱不了干系。
云巅牧场 磨砚少年
天灵公主乃万山丘陵玄武一族的后代,但奇怪的是,地位崇高的她并未继承玄武纯正血统,而是变异成了一只玄龟。外人对她的了解甚少,大多消息都是道听途说的。
传说她天资愚钝,法力浅薄,不干正事。年少时期,她爱上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,为了那个男人不顾一切,最后身受重伤、陷入沉睡。
当年天灵公主消失后,万山丘陵放出消息说她天生病弱要闭关休养,但还是有人坚信传闻无误,将天灵公主视为不顾死活、一心搞对象的痴情蠢女。
玉炎心中意动,集妖力于羽扇中,羽扇前端爬出丝线,吃力且缓慢地撕开面前的空气,本来空无一物的地方显出一个大洞,露出半边紫檀木棺。
不等玉炎看清洞中景象,丝线断裂,破口闭合,洞再次被遮住。
天灵公主已不在其中,苏惊棠又是从禺山而来……如果苏惊棠即天灵公主。她从沉睡中醒来,隐瞒身份过来寻人,寻的定然是心中最在意之人。结合温寻说的来看,那人必是苏惊棠爱之深恨之切的情郎。至于温寻的身份……大概真的是苏惊棠的随从。
玉炎眼中充满希冀之色。
这些年来,他为了找到父母的下落,呕心沥血、绞尽脑汁,却一无所获。千年前,他从邂逅的人口中得知,寻人若无迹可寻,不妨去龟族问卦。玉炎寻了好几处龟族族落,都未得到结果。
一只老龟妖道,占不出确切结果,有两个可能,一是他们能力不足,二是所占之人法力高强,容不得法力低微者窥视自己。
接着,老龟妖感慨,万山丘陵有一玄龟,为异变而生,万年仅此一只,本该是天选通天灵占者,却生来愚钝,一无是处,倘若她有继承天力,定能破除禁锢,寻到故人,不过她已经不知所终。
传闻中的天灵公主名声并不好,但玉炎和苏惊棠相处后,发现她并不如传闻中那般糟糕。或许苏惊棠不是天灵公主,但和天灵公主有关,或许苏惊棠就是天灵公主,并且并非一无是处……
限量爱妻
他可以去探一探,只要亲自探一探,不论是什么结果,他都能接受,若是不探便放弃,未免太过可惜。
房间门窗紧闭,桌上茶水已冷,清风从门缝里溜进来,撩动床边挂着的帷幔。帷幔之内,苏惊棠抱紧自己的小膝盖,眉头紧蹙,脑子里反复回放玉炎对鹰妖下杀手的画面。
我 在 萬 界 送 外賣
果真如自己所想,玉炎不像表面那般温和有礼,大抵当年他也是那般无情地用尾巴穿透了自己的心脏。
苏惊棠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:“不要怕,你还有小弟帮你呢。”
敲门声响起,苏惊棠立马蹦过去开门:“身为本宫主的小……弟……”
声音卡在苏惊棠的嗓子里,她看着面前亮到打眼的红色身影,动了动嘴唇,面色微白,眼中闪过惊惶之色。
她颤抖着手准备关门,玉炎狐狸眼中笑意满满,抬起的手正好卡在门内,油纸包递到了她面前:“苏姑娘。”
“干、干什么?”苏惊棠稳住心神,扬着下巴,语速极快。
“我害姑娘受到惊吓,特意带着礼物赔礼道歉,另外,苏姑娘说我骗你的事,我想向你解释一下。”玉炎说完,静静等苏惊棠的回应。
苏惊棠目光四处转悠,无处安放,心中忐忑。解释是什么意思,是坦白一切吗?他是狐狸,又不是呆瓜,怎可能轻易坦白!万一,万一他真的能说出什么重要的事……
心中天人交战几百回合后,苏惊棠慢吞吞将门拉开,走了出去:“我们去花园说吧。”待在房里很不安全,遇到事情都没地儿跑。
看出她的惧怕,玉炎不甚在意地笑了笑,再次将手里的油纸包递过去:“这是我特意为你买的肉脯,平日见你爱吃肉,想着你应当会喜欢。”
“谢谢。”苏惊棠纠结过后接过油纸包,跟着玉炎一路往花园走,想打开纸包尝尝,又怕被毒死,内心无比煎熬。
花园里百花齐放,虫鸣鸟叫,两只黄鹂正埋头寻着桃树上的虫子,听到玉炎的声音传来,赶紧扇动翅膀。雌鸟抢先一步冲上天,雄鸟迟钝跟上,嘴里还叼着虫子,它张嘴对着雌鸟喊叫,嘴里虫子掉落。
“小心。”玉炎抬手挡在苏惊棠头顶,小虫子被他手臂弹开,掉落在地上。
看了眼地上的虫子,苏惊棠默了一刹,觉得他大惊小怪。她抬头看向玉炎,玉炎背着光,微微低头看着她,眼尾因笑容弯成细线,露出一半的黑色瞳眸带着细碎的光点。
她眼中霎时情绪翻涌,抿了抿唇,红着耳朵后退一小步,不动声色地避开目光,动手指解开油纸包,往嘴里塞了两片肉脯,走到石桌前坐下。
假若当初自己遇到闻人逊时,他也是这般,也难怪自己会沦陷了,谁不喜欢好看的人?
“好吃吗?”玉炎坐到她对面,笑眯眯地问道。她点了点头,又往嘴里塞了两片,不去看他。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苏惊棠听他语调拉长,十分不对劲,抬头一看,他风情万种撑着头,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,眼神魅惑,目不转睛看着她。
“咳咳咳……”她被刺激到,咳得脸颊泛起粉红色。玉炎体贴地递过去一杯水,她一口饮尽,他轻拍她后背,她抖了抖身子,语速加快,差点嘴瓢,“你说要跟我解释骗我的事,你要如何解释?”